愿为你尹姓埋名

叫 尹姓
杂食 墙头极多
凹凸【瑞金🚫🚫瑞嘉❤️❤️❤️不逆】
农药【信白 🚫🚫云亮🚫】
刀剑【爷爷右🚫】
全职【all叶 🚫🚫🚫周叶🚫🚫】
松【主长兄❤️❤️】
阴阳师【晴博 酒茨不逆 狗崽🚫🚫】
行星【主Chen❤️繁星🚫】
尹正❤️
我真的会填坑的……信我……
除了以上完全不吃的,其他的我都能尝试!
爱你们比心心💗

【白鹊】同居关系 - 5、6

lo主真的没坑

lo主只是学习去了【结果文笔还是没进步】

虽然我坑品也不太好吧但是这篇还真是有一种想完结它的欲望

这次更新真的又粗又长

[ ]内是人物心理活动

如果能被喜欢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宿醉后的课程不仅迟到了,还上得头昏脑涨。好不容易撑过半天的李白,在去食堂的途中暗下决定第二天有课的情况下无论怎样都要逃掉那群人的酒会。再想到扁鹊和自己才刚认识就要照顾自己,心中升起小小愧疚的同时又把刘邦在心中怼了一遍。

本以为今天自己会一个人孤独地沐浴在女生们的眼神中吃完午饭,结果第二口还没下去,一个饭盒就“啪”地拍在自己面前。

[哟,这不是刘邦嘛。]

 

“诶,李白,昨天你那同居人是怎么对你的啊?”刘邦没打招呼直接边吃边说,眼中藏不住的调笑。

李白“嘁”了一声,话中带着莫名的自豪说:“扁鹊当然是好好照顾我啦。怎么啦,你昨天被韩跳跳扔门外啦?”

“什么玩意‘当然’,你当人家是你媳妇啊。”而后刘邦就开始嘀嘀咕咕,“况且雏儿那么听我话,怎么会让我睡走廊,我们俩可是我说了算!”

李白翻了个白眼,回忆了一下以前刘邦喝醉酒的疯样儿,正准备出口反驳。

“哦?”声音从紫发男人身后传来。

还没抬头就看见了长长的红色发梢。

 

对方看见刘邦发现了自己就转身走了,马尾一甩一甩的。

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一下子抓起饭盒就追了上去,口齿不清地解释。

 

李白知道,韩信不会这么轻易生气,多半是装的。刘邦也不至于看不出来,跑着追上去的着急样多半也是装的。大抵过个几分钟,小情侣又会开始腻歪歪,甜蜜蜜地玩喂食play了。

[妈的。该死的情趣,该死的情侣狗。]

 

这种情形在李白还住在宿舍的时候就一天能发生好几遍,他连套路都摸透了。

其实韩信是本来是不屑于这种有些许幼稚的小把戏的,原来对自己的好友赵云和吕布之间的小打小闹简直搔之以鼻。结果谈恋爱了以后玩情趣玩的比谁都6 。

李白只想问问他脸打的疼不疼。

 

 

下午在选修课上意外遇到了兰陵王和花木兰,两人坐在第四排。兰陵王不知是怎么了对于花木兰的搭话没有一点回应,最后还是花木兰一个落在对方脸上的吻和兰陵王突然变红的脸颊结束了两人之间原来有些微妙的气氛。

……李白觉得自己应该养成带墨镜的习惯。

 

然后他在换教室的途中又撞见了在墙角接吻的诸葛亮和周瑜。

幸好那两人亲的激烈没发现他,不然自己大概已经被杀小天才的元气弹打死了。

 

 

传闻前几年刚刚上任的校长特别热爱自然,因此A大的校园里多种了很多的植被,尤其是花朵,一年四季都芬芳四溢。校园内的流浪猫也不在少数,还有猫屋。

李白觉得这辣鸡学校的所谓的人文大概就只体现在这一点上了。

 

走廊的视角恰好可以看到猫屋,在那儿喂猫的似乎是大小姐孙尚香和刘邦的远房亲戚刘备。原先校园内喂猫多半是教职工的任务,而今却成了小情侣们的恋爱活动。

[妈的眼睛好痛,我都有点想找个对象了]

李白最近觉得自己很奇怪,怎么老是有找个对象的想法。明明春天已经过了大半了啊。

 

 

日子继续不平不淡地过着,李白总归是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暑假。学校里的大部分熟人都回了老家,扁鹊也和他说过如果暑假暂时不住可以给他去掉这两个月的房钱。

但是李白一开始就没准备回去。

 

“干嘛不和我们一起不回去?反正都是一个省的,还挺近。”这个学年才认识的李元芳一边顺着自己装饰耳朵上的毛一边问道,狄仁杰站在旁边点头。

他们三个算得上是老乡,都是S省的,李元芳和狄仁杰更是从小就一起长大。李白老家和他们离得也很近,大概只需三刻钟的车程,三人的故乡也是S省发展最快的两个城市,交通方面根本就不成问题。

 

“你不会在意这么点车费吧,我知道你肯定不缺钱啦。况且不想回去见见爸妈的吗?”

李白扯着嘴角拉出一个笑容:“还是算了还是算了,扁鹊会舍不得我的。”

李元芳没看出李白有啥不对劲,装出一副要吐了的样子小声说了句“令人作呕”。狄仁杰还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没说话,眼睛里简直要喷出“不对劲”三个字。李白继续装傻充愣地对他笑了笑,对方眨了两下眼睛就对着李元芳低语一番,直起身来就是“我们一会还有事就先走了,回见。”

矮个一点的少年说完拜拜就被拉走了,边离开还边回头:“如果你改心意了记得要告诉我啊!”

 

李白没再多说啥,只是对着对方挥了挥手。

他有点累。

[假笑好累。]

 

他家境的确是好,父母都是书香门第,也是自由恋爱,按理说怎么样都是个幸福的家庭。但是读书人有时存在的固执却在他的爸妈身上一点没落下,两人生活的小摩擦,观念的不同和倔强的不让步,终是让这段感情走向了坟墓。

当时他已经在读高中了,关于离婚后孩子跟谁这个恒古不变的问题,他自己选择了独居。所以至今他每月都能获得两份生活费。

而后来每年李白过年时最困扰的事情就是——我今年去父亲家吃饭还是母亲家。

 

李白也不得不承认他所听闻的父母年轻时的爱情,其实和电视里的八点档是有点相似的,当时两人那么那么义无反顾,结果还是逃不过现实的恶咒。

自此,李白就对谈恋爱有那么点抵触,决心就算谈恋爱一定要找个真正喜欢的,不然多受罪。若非如此,质量这么高的校草怎么会落得童【】贞仍存的惨淡局面。

他就像被关在“不受伤害”这个牢笼里的鸟,既厌恶枷锁的束缚,又无可救药地依赖着它。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别人给予的爱,却不敢于回以相同的情感。

 

 

扁鹊对于李白暑假不回老家也没多问啥,而且回答的简单利落“哦”,连眉毛都没带多挑一下的。

李白其实对扁鹊的家室也疑惑得很,但是他欲言又止终是没有开口。

 

白开水都没李白现在的暑假生活平淡。

扁鹊虽不是很无趣的人但也是个不太愿意搭理人的主,生活作息也是属于那种熬夜党却一直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面鼓捣,大概是在配置实验新的药物。

因此李▪不想写作业▪打游戏没人陪▪白创了自己最近一年来早睡时间的新纪录。

 

“诶呦喂!嗝!”李白全身都扒拉在扁鹊左腿上,假哭道,“扁鹊爸爸!你就去下载一下农药联盟陪我玩嘛!嘛!”

[失策失策,我怎么忘记在约法三章上面写明家里面不准喝酒的。]

扁鹊后悔不已,当时尽怕李白在外醉酒而归,却忘记这家伙还可以买酒回来喝。一推门进家就是满地的空酒瓶和一只在地上打滚的不明物体。待走近一看,酒瓶上都写着“一锅头”,不明物体就是喝醉了的李白。

扁鹊:???假酒???

 

收拾好了难搞的醉鬼,扁鹊就去下载了那个李白“哭”着求他玩的“农药联盟”。

还没真正玩之前他还以为这是个种菜经营类小游戏。

没想到不仅不是,还这么有意思。

扁鹊兴趣大发,一晚上就上了黄金。

李白第二天醒来之后惊讶得几乎失了语言。

 

“李白去中路。”

“等一下等一下我残血了,卧槽!怎么那个叫阿珂的藏在草丛里啊!救命啊啊啊啊我要死啦!”

“闭嘴我来了。”

画面中扁鹊的英雄拿着个药瓶狂奔而来,李白玩的小剑客周身立刻腾起一阵绿雾,头上的血条顷刻间就多了不少。随即李白就操纵着小人冲向敌方几个技能精准地放出之后对方便躺倒在地这时扁鹊的英雄已经又回到了中路,平a着在推塔。

李白的心跳却一反往常始终慢不下来,他想自己平时也没少经历什么丝血逃亡或者丝血反杀这种事情,一般这种情况肾上腺素也的确都会飙升。但幸存之后便会马上平静下来,这次却不同。李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两个人成了默契度极高的开黑好队友,扁鹊原先每日看逼乎博客的时间都被游戏和李白所占据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从原来自己不屑于去玩的游戏里面获得这么大的乐趣,这么一想,李白这个人竟也变得可爱起来。

虽然扁鹊本来就对对方有一点好感,但他仍然认为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并且结束租借关系之后难有交集。

 

[这种没吃过什么苦的小孩又怎么能理解我这种人呢。]

扁鹊苦笑。李白正坐在自己身旁装铭文,手没停嘴也没停地夸赞扁鹊上一局的表现。

“扁鹊你太6啦,五杀诶!而且怎么你快要死的时候总是那么淡定啊,我就不行。”

“而且你属于少有的能把辅助输出两不误的人诶!和你打游戏真好,都可以躺赢了。”

扁鹊突然就在心底发出了‘这种日子真好啊’的莫名感叹,幸福感像缕烟一样晃晃悠悠地飘到了心口。

 

七月的知了最是吵闹,叫起来成群成片又没完没了。窗外大自然的嘈杂声盖过了扁鹊的思绪,夏日午后空气中漂浮着的躁气让他的回忆戛然而止。

他耳朵里只充斥着虫鸣,什么都思索不了。

一旁李白的声音变得飘飘渺渺。

“扁鹊,你怎么哭了?”





--------------------------------

好怕你们最后那几段看不懂

lo主想表达的其实就是鹊回忆过去回忆到一半就被李白说的话吸引过去了

然后顿生这种日子简直是自己经历过的最幸福的日子了类似于这种想法

过去和现在相交织着,接着就流下了复杂的泪水【x

说白了就是我语死早【。


其他都不重要,你们看得开心就好


评论(4)
热度(29)
© 愿为你尹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