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你尹姓埋名

叫 尹姓
杂食 墙头极多
凹凸【瑞金🚫🚫瑞嘉❤️❤️❤️不逆】
农药【信白 🚫🚫云亮🚫】
刀剑【爷爷右🚫】
全职【all叶 🚫🚫🚫周叶🚫🚫】
松【主长兄❤️❤️】
阴阳师【晴博 酒茨不逆 狗崽🚫🚫】
行星【主Chen❤️繁星🚫】
尹正❤️
我真的会填坑的……信我……
除了以上完全不吃的,其他的我都能尝试!
爱你们比心心💗

【多CP】扁鹊的心理咨询室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无脑产物

看看就好,just娱乐

想象中的鹊就是个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满屏吐槽弹幕的人

粗体字都是鹊的内心话

CP其实也没多少,有 白鹊,邦信,备香和微量猴露(?)

希望没有OOC吧

能被喜欢那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0

扁鹊开了一间心理咨询室。非法的,没执照那种。但是峡谷里只有这样一间心理咨询室,再加上英雄人数越来越多,性格迥异的人们生活在一起不免会有不少的烦恼。

于是,峡谷的第一所大概也是最后一所心理咨询室,诞生了。

 

在扁鹊在门口挂上『狗禁止入内』的牌子之后,扁鹊心理咨询室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1
孙尚香

 

扁鹊也没有想到第一个上门的病人,竟会是这个向来骄傲霸气的大小姐。

“神医,本小姐觉得自己很不对劲。”

……挺对劲的人大概是不会来这里的。

“你说详细一点。”

“嗯,是这样的。我前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刘玄德就已经不见了。明明他平时都是等我起床才去准备早饭的,结果我出去一看,只有早餐摆在桌子上,和一张小纸条写着什么‘好好吃饭,我有事就先出去’之类的话。最后竟然还署名什么‘爱你的小备备’,肉麻兮兮的,恶心死本小姐了。”

要是您的脸上没有可疑的红晕那最后这句话大概会更有说服力了。

 

“然后本小姐就找出去了,我去了……”

大小姐看起来是没有什么说故事的天赋,她本人是越讲越激动,扁鹊却是越听越困。正当他脑子一片混沌,即将进入睡眠的时候。

“我靠!他竟然和本小姐说他只是在给那个基佬紫君主戴耳饰!真当本小姐傻啊!谁给别人戴耳饰要凑那么近啊!都快亲上去了!”孙尚香说着愤怒地举起了自己炮弩,一副要拆了这间医馆的架势,似乎面前就是自己那惹人生气的丈夫。

扁鹊急忙拦住了孙尚香:

“嗯我明白,你先别急,等我听完故事我们再去分析。”况且你老公一个ADC帮别人戴耳饰不站近点儿难道要他十米开外给人家三炮轰上耳朵吗???

 

孙尚香点点头放下炮坐下了,但她还没说话,又有一个人进来了。

 

 

2

刘备

 

“咦?香香,你怎么在这?”

“本小姐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来这儿干嘛,怎么不去和刘邦玩啊!”

扁鹊再次制止了想要举起意大利炮的孙尚香,问一旁坐着的男人:“刘备你怎么了?”

 

“我就是最近觉得香香对我特别特别冷淡,而且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和我在同一个房间里待超过一个小时了,我就想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是心理咨询的范畴?

“不对吧?你们没睡在一起?”

“我睡客厅搓衣板啊。”

哦,新的情趣。

 

扁鹊内心还在吐槽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刘备已经直接开始了真情流露。

蓝发男人神情柔和的很,眼中满满的爱意与真情:“香香,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你,但是我想大概是我的错。我愿意道歉,对不起。最近你躲着我,所以我前天才到手的耳饰一直没能给你。虽然你在战场上的时候从来不带饰品,但是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就觉得它应该属于你。”

刘备拿出了一个天鹅绒首饰盒,里面的耳饰呈X型,是由翡翠制成的,上面还有精致的银制雕饰。“X让我想到了你的‘香’和我的‘玄’,我希望你只要戴上它就能想起我。香香,我爱你。”

孙尚香感动的几近说不出话来,嘴角也是压不住地要翘起,却还是装作一脸不情愿地接过了小盒子:“真、真没办法,本小姐原谅你就是了。走!”她蹦跳着一手挽住了刘备的手臂,一手拖着自己的炮,全然一副小女生的模样。

然后两人就挽着手臂走了。

 

看都没看扁鹊一眼。

靠。

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

 

扁鹊思考了一下,把门上挂的牌子改了一下:

『狗、情侣狗禁止入内』

 

 

3

露娜

 

“那个,请问你有见过我那只可爱的宠物吗?它叫大白。它已经走丢三天了。”

“……”

 

『狗、情侣狗禁止入内,找狗的也不行』

 

 

4

孙悟空

 

“神医,刚刚露娜是不是来找你了?”

“嗯。”

他们进门能不能看看牌子!都说了情侣狗禁止入内了!

 

“那她往哪儿走了?”

“东面。”

扁鹊话音刚落刚刚还在自己面前的大圣提着棍子一个位移就走了。

能不能来个正经病人???

 

突然一个钱袋子嘭地一下掉在了自己的面前。

扁鹊愣了半天。

他要收回前言,孙悟空是至今为止最正经的病人。

 

 

6

庄周

 

“鹊鹊!鹊鹊!”

接着就传来了渐渐靠近的奔跑声。扁鹊回头一看,只见故友反常地没有趴在那只鲲上。

……他似乎已经可以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了。

 

“是韩信偷的,你现在去找狄仁杰应该还来得及。”

庄周:他怎么知道我是来问我的鲲的??

 

扁鹊想了想又去门口改了改牌子

『狗、情侣狗禁止入内,找东西的请去找狄仁杰谢谢』

 

 

7

狄仁杰

 

“那个扁鹊啊,听庄周说你这里找东西特别在行,我就过来了。打扰了。”

“……嗯。”

md庄周

 

“所以你丢了啥?”

“元芳不见了,明明发工资的日子刚刚过。我去哪里都找不他。”

“嗯,那你就在狄府门口挂一个牌子,写上‘元芳回来我就给你涨工资’就好。”

扁鹊本想着这次一定要让对方给完钱再走,狄仁杰就开口了:

“嗯好的,我会回去试的。这是报酬,谢谢了。” 

递来的是一个蛮沉的小钱袋。

 

狄仁杰走了之后,扁鹊一边心说狄仁杰这种人傻钱多的患者最好多来几个,一边打开了小钱袋。一看,嗬!怪不得沉,都特么是彩糖。放在钱袋里温度稍微有点高,糖果黏在了一起,色素混杂着,让人就没啥想吃的欲望。

你把我当元芳哄??妈卖批!听清没!妈卖批!

这是今天扁鹊第二次要收回自己的话,狄仁杰这种人最好都别来。

 

『狗、情侣狗、狄仁杰、庄周禁止入内,找东西的请去找狄仁杰谢谢』

 

 

8

刘邦

 

扁鹊已经对前来的病人丝毫不抱希望了。

“是这样的,扁鹊。你也知道我前一世是个君主。但是,现在到了峡谷这里,我就,就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呃,这种落差,你能体会吗?”紫发君主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

“嗯,我明白的。”

 扁鹊真没想到这个有点痞气的君主竟然会是第一个真正把这里当成心理咨询室的人,而且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样子竟然还有这么深沉的烦恼。

 

“然后,我不是上一辈子有愧于雏儿嘛。到了这边能再次和他重逢,我一方面很高兴,但是一方面,呃,我又很想去弥补他。我想尽我所能的去对他好,但是就是觉得他,似乎从来就不太在意我。”

怎么觉得这是来情感咨询的啊?

 

“刘邦,你想咨询我的到底是什么?”

“啊,其实吧。就是我想追雏儿啊,结果他一心只在意庄周那只鲲。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

“……嗯?”

“出去。”

 

『狗、情侣狗、狄仁杰、庄周禁止入内,找东西的请去找狄仁杰谢谢,这里也不是情感咨询所!』

牌子都快写不下了。

 

 

9

张良

 

这个总归是真的有心理方面的事情需要疏导吧。

“扁鹊啊,你这边有转职的服务提供吗?我想变成ADC干掉西汉另外两个天天秀恩爱的傻子。”

“不好意思并没有。”

 

扁鹊干脆换了个牌子:

『只有李白能进来』

 

嗯?为什么李白能进来?

扁鹊:因为他是付了房租住在这儿的啊。不是恋人关系,你们想多了。……真的。

 

 

10

李白

 

“你又去哪里喝假酒了?”

“不是假酒啦,是有人要挑战我。你看我都受伤了,小医生奶我一口先。”

话毕,一只爪子‘唰’地抓住了扁鹊左边暴露在外的胸。

还捏了一捏。

一瓶风油精直接就砸上了李白的脸。

最后只剩他在门口一边哭喊“鹊鹊放我进去嘛!”,一边锤门。

 

门口的牌子上写着:

『都TM别给老子进来!』

 

 

 


小剧场

 

1

路人甲: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一开场就不让它们进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它们?它们明明都那么乖巧,那么萌!它做错了什么?它根本就是无辜的!

扁鹊:因为我已经养了一只了。你有见过我那可爱的宠物吗?他叫太白。

李白:喵喵喵???

 

2

狄仁杰回去试了扁鹊的方法,不一会儿元芳就来狄府找他了。

“狄大人,我加的那些工资呢?”

狄仁杰给了他和给扁鹊那个一样的钱袋。

狄•脆皮鸡•仁杰,卒。

 

3

记者:请问您是怎么把韩信追到手的呢?

刘邦:俱往矣,数追人效法,只论强上。




感觉小剧场写的比正文还好……

这次tag打的不少干脆凑表脸地打个广告

白鹊的《同居关系》 - 1

其实还有一个关于鹊为什么会开心理咨询室的前情的脑洞,CP想给吕云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有的话大概会动笔

15号前是不可能了,作业还没写完呢

谢谢来fo的小天使们,爱你们!!

评论(11)
热度(210)
© 愿为你尹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