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你尹姓埋名

叫 尹姓
杂食 墙头极多
凹凸【瑞金🚫🚫瑞嘉❤️❤️❤️不逆】
农药【信白 🚫🚫云亮🚫】
刀剑【爷爷右🚫】
全职【all叶 🚫🚫🚫周叶🚫🚫】
松【主长兄❤️❤️】
阴阳师【晴博 酒茨不逆 狗崽🚫🚫】
行星【主Chen❤️繁星🚫】
尹正❤️
我真的会填坑的……信我……
除了以上完全不吃的,其他的我都能尝试!
爱你们比心心💗

【白鹊】同居关系 - 4

总归是赶出来了

别嫌弃就好

lo主本来答应的粗长也失败了

希望下一章能达到这个目标

感情线进展贼慢

如果能被喜欢那真的再好不过了




搬进新住所的当天,刘邦他们就没放过李白,硬拉着这个所谓的诗仙去搞什么“李白欢送大会”。李白本还想着早点回家,去多多熟悉一下新环境,结果右边一个赵云,左边一个韩信,他愣是没有机会跑。只好安慰自己酒量好,应该不至于被灌醉。

结果他真的猜错了。他也真的没想到这群人的默契值怎么会这么高,竟然全体合力想方设法地灌自己。

 

刚开始他还靠着自己颇高的酒量能轻松应付所有伸来的酒杯,结果一杯接一杯,渐渐地脑子就开始混沌起来了。世界也晃晃悠悠的,分辨不出是谁的熟悉声音在耳边一圈一圈的环绕,李白眨巴眨巴眼睛也没看清远处猜拳赢了还把手机扔进酒杯里的傻缺是谁。

“李白,我先送你回去。”

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架了起来,李白花了半天时间定睛,才认出架起自己的人是赵云。自己身上的酒味刺鼻得很,赵云身上倒是一点没味道,想着大概就是为了搞定今天会出现的酒鬼,才会特意没有喝酒。

 

“好。”

“你家住哪啊?我还不知道呢。”

“就、就A大,旁边那、那个!Q小区!”

“嗯,我知道了。”

赵云说着知道了,结果还是改不了路痴本性,只好听着一个醉酒者的指路,在附近饶了好几圈才到达指定地点。

 

 

大概十二点左右,扁鹊一如既往地在房间里配置着自己的药物,突然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他一边脱下手套向外走去,一边心中想着大概是李白回来了。

一开门,门外一个扎着蓝色头戴的正驾着一身酒气的李白,男子站得笔直,说起话来也十分直接利索,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李白的同学赵云。他今天喝醉了,还麻烦你照顾一下。”

对方说的不卑不亢,扁鹊没多犹豫就“嗯”的一声答应下来,从他手中接过李白。没想到这个人看着身子挺瘦的也没有什么肉的样子,即使扁鹊知道醉酒者因为浑身无力会抱起来比一般人重一些,但是也还是在心中暗暗惊叹李白的份量。

抱着李白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发现没有手空出来连门都关不了,门外的赵云只好帮着把李白挪回房间再离开。

 

[搬进来第一天就喝醉才回来,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扁鹊本想就这样把李白丢在这里就好,他刚走出房门就嗅到了自己身上被染上的酒气,转头看了看李白,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让这么难闻的气味在这个家里停留太久。

 

他先去拿了醒酒药来给他服下,再把这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扒下来,扔到一旁的换洗衣服收纳筐里去。扁鹊这时便知道了李白为什么会重得慌,这个看着瘦弱的文科生,悄悄有些宽大的衣服下面,都是匀称的肌肉,不多不少,很赏心悦目的那种。腹部的六块腹肌一块也不少,整个身躯看起来健康又养眼。

扁鹊没忍住在这个人身上多扫视了几圈才移开视线,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之后脸有点控制不住的发烫。

[身材还不错嘛……]

 

他帮李白把被子盖好,一看也已经一点多了,洗个澡就该睡了。

“嘭”脑子里突然跳出了一个想法,扁鹊没多犹豫就关上房门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李白醒来的时候,依旧太阳穴疼的不行,虽说昨天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有人给自己喂了醒酒药,但是宿醉带来的头痛还有挺严重的。

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李白的喉咙干燥的不行,嘴唇也有些龟裂,他没多想直接拿了起来准备喝。这时他才注意到水杯下面压了一张纸,打开一看。

“约法三章

1 .醉酒不准归家

2.不准带女孩子回来

3.不准进我的房间

扁鹊”

 

扁鹊的字不是很好看的那种,但是写的很认真很干净,一笔一划都很清晰,李白看着也舒服。扁鹊一贯自己话少的风格,把约法三章愣是写成了命令书。

按理说向来都没人管李白喝酒,大家知道他嗜酒,虽无力管辖,就算是客套话但也多多少少会劝他两句少喝点什么的。

扁鹊就不一样,没劝他少喝酒,反倒是让他喝醉了别回来。这让李白感觉新奇得很,有话直说的个性是李白在这个已经鱼龙混杂的社会大染缸里少见的真实。

 

心中暗笑。

 

李白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去找扁鹊,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 脑子空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只能是扁鹊帮自己弄的这些。

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衣服穿上,扁鹊正在客厅里用笔记本打字,手指翻飞在键盘上,有种不可言说的美感。

 

“早啊,扁鹊,这个约法三章,什么时候生效啊?”

“当即生效。”扁鹊没抬头,目光一直落在面前的屏幕上。

“噢,那这个第三条是为了什么?”

对方清冷的眸子瞥来了鄙夷的目光:“你不知道我是个制药师吗?我房间里随便一瓶有毒的试剂就能搞死你。”

“啊,哦。”

 

没想到扁鹊刚刚低下的头又抬起来了,一脸的戏谑:

“还有,我刚刚忘了纠正你,已经不早了。”

李白看了眼手表,一边拿上自己昨天下午丢在沙发上的包,一边急速向外跑去。

出门前还不忘对扁鹊说“再见”。

 

在他背后,一个带着笑意的气音和一声“再见”从他同居人的口中轻轻地溢出。


[好玩。]




我就是喜欢有点小腹黑的鹊鹊!

评论(15)
热度(68)
© 愿为你尹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